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心情日记

我不是天使,但我拥有天堂;我没有翅膀,但我俯视阳光;我没有神灯,但我手捧希望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  

2011-02-15 01:05:57|  分类: 人在旅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初一早上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看望了八一镇那棵老不死的大柏树。
然后包车去派镇、直白。
经过尼洋河,到了雅鲁藏布江,
见到南迦巴瓦、见到加拉白垒、还见到了很多很多的猪.....
晚上回八一吃了一锅老鸭汤。

这一天最开心的是,全天就买了一张大柏树15元的门票。
大峡谷以及直白村南迦巴瓦峰景点的门票全免。
想想三个人的门票按照原价计算,足够一个人的来回机票。
嘿嘿,大年初一好运来(申明:我没逃票,只因为看门的大叔不理我)。

在此特别感谢八一镇的司机米玛(贡布族,退伍军人)——
也许是我出门总是运气太好的缘故,在八一镇下车就遇到米玛,并给了我一张名片。
第二天我试着拨了他的电话——13659519003(白色长安车)。
米玛驾驶技术好,为人善良、细心、沉稳。
从岗嘎到派镇一路都是“猪”来“猪”往,米玛从不按喇叭,
每次都是绕开在路上闲逛的猪们,然后再慢慢地从它们身边驶过。
一路上还有很多麻雀和鸟儿,我很奇怪这些高原的鸟儿,难道也是因为高原反应飞不起来吗?
米玛每次见到路上有鸟也会放慢行驶,唯恐惊吓到那些欢蹦的鸟们。
曾经一次急刹,只因为了前方有一只飞不动的笨鸟。
这样的急刹车让我很感动,让我想起在新疆戈壁滩上维族司机撞死的那只兔子。
跟米玛谈起这件事,米玛淡淡地说,这只是因为每个人的信仰不同而已。

说起这些,不要以为我是吃素念佛;
我没有信仰,但我一直都珍爱身边那些弱小的生灵。
希望每个人都尽可能的去保护它们、善待它们。

千年不死的大柏树(签到——到此一游)

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 - 撒旦大脚 - 我的心情日记
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 - 撒旦大脚 - 我的心情日记

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 - 撒旦大脚 - 我的心情日记

布久拉康的一个寺庙(忘了叫啥名)
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 - 撒旦大脚 - 我的心情日记
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 - 撒旦大脚 - 我的心情日记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 - 撒旦大脚 - 我的心情日记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 - 撒旦大脚 - 我的心情日记 从岗嘎到派镇,一路都是风景,
一路上见到很多马、牛、羊,还有很多很多的猪.....
所以我说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。
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 - 撒旦大脚 - 我的心情日记
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 - 撒旦大脚 - 我的心情日记 
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 - 撒旦大脚 - 我的心情日记
 
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 - 撒旦大脚 - 我的心情日记
 
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 - 撒旦大脚 - 我的心情日记
 尼洋河风景
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 - 撒旦大脚 - 我的心情日记
 
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 - 撒旦大脚 - 我的心情日记
 
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 - 撒旦大脚 - 我的心情日记
 
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 - 撒旦大脚 - 我的心情日记
 
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 - 撒旦大脚 - 我的心情日记
 
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 - 撒旦大脚 - 我的心情日记
 
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 - 撒旦大脚 - 我的心情日记
 
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 - 撒旦大脚 - 我的心情日记
 林芝冬日的秋色和农田
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 - 撒旦大脚 - 我的心情日记
 
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 - 撒旦大脚 - 我的心情日记
 
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 - 撒旦大脚 - 我的心情日记
 
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 - 撒旦大脚 - 我的心情日记
 尼洋河与雅鲁藏布江交汇处
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 - 撒旦大脚 - 我的心情日记
 
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 - 撒旦大脚 - 我的心情日记
 
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 - 撒旦大脚 - 我的心情日记
 在岗派公路上,一直都能见到远处的雪山。
看着远处的雪山总会让人充满希望——
别怕,前方还有路;路就在前方,路很长......
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 - 撒旦大脚 - 我的心情日记
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 - 撒旦大脚 - 我的心情日记 雅鲁藏布江和尼洋河交汇处不远的丹娘沙洲,据说是因风刮而形成了沙洲。
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 - 撒旦大脚 - 我的心情日记
 
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 - 撒旦大脚 - 我的心情日记
 在派镇居然找不到一家汉族的餐馆,吃不惯藏餐的小四和佳只好吃泡面。
我跟司机吃了藏族人煮的牛肉汤和馒头,很香。
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 - 撒旦大脚 - 我的心情日记
 
我们的车驶过这个大门,售票的大叔没搭理我们。
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 - 撒旦大脚 - 我的心情日记
 大渡卡遗址
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 - 撒旦大脚 - 我的心情日记
 
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 - 撒旦大脚 - 我的心情日记
 
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 - 撒旦大脚 - 我的心情日记
 
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 - 撒旦大脚 - 我的心情日记
 
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 - 撒旦大脚 - 我的心情日记
 雅鲁藏布江大峡谷和它的大拐弯
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 - 撒旦大脚 - 我的心情日记
 
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 - 撒旦大脚 - 我的心情日记 
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 - 撒旦大脚 - 我的心情日记
 
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 - 撒旦大脚 - 我的心情日记
 
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 - 撒旦大脚 - 我的心情日记
 
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 - 撒旦大脚 - 我的心情日记
 
雅鲁藏布江的风光——
错落在沿江山坡中的村舍和田园,仿若一幅美丽的清明上河图。
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 - 撒旦大脚 - 我的心情日记
 
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 - 撒旦大脚 - 我的心情日记
 
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 - 撒旦大脚 - 我的心情日记
 
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 - 撒旦大脚 - 我的心情日记
 
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 - 撒旦大脚 - 我的心情日记
 行走在林芝的冬天,很喜欢这样的感觉——
无所谓繁盛,无所谓衰逝;无所谓众,亦无所谓孤。
如果说,蓬勃向上的春是美的,茂盛繁华的夏是美的,明净透彻的秋也是美的。
而冬天,把春的喧嚣、夏的浮躁、秋的悲凉慢慢熔化成了宁静志远的从容淡定。
只是在默默中,迎接属于自己的那份成熟和洒脱,这怎能说不是一种美呢?
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 - 撒旦大脚 - 我的心情日记
 
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 - 撒旦大脚 - 我的心情日记
 
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 - 撒旦大脚 - 我的心情日记
 
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 - 撒旦大脚 - 我的心情日记
 太阳亲吻着远山,晚霞像熟透的柑橘,
弥漫在太阳的周围,显得林芝冬日的傍晚格外的美丽。
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 - 撒旦大脚 - 我的心情日记
 
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 - 撒旦大脚 - 我的心情日记
 南迦巴瓦峰,这座“直刺蓝天的战予”很不给面子。
等到下午6点半,一团围着峰顶的云就是不肯散去。
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 - 撒旦大脚 - 我的心情日记
 
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 - 撒旦大脚 - 我的心情日记
 
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 - 撒旦大脚 - 我的心情日记 回程的时候,一扭头从汽车的倒车镜里看见了后面的日照金山,
于是大喊:停。也不知这是南迦巴瓦?还是拉加白垒......
其实,对我来说它们是什么峰都不那么重要了。
当我见到它时,我只要它是一座美丽的雪山、金山,足够了。
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 - 撒旦大脚 - 我的心情日记 
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 - 撒旦大脚 - 我的心情日记
 
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 - 撒旦大脚 - 我的心情日记
 
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 - 撒旦大脚 - 我的心情日记
 格嘎村
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 - 撒旦大脚 - 我的心情日记
 
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 - 撒旦大脚 - 我的心情日记
 
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 - 撒旦大脚 - 我的心情日记
 当天边的那一抹彩霞散去,雅鲁藏布江终于在寂静中进入甜美的睡乡......
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 - 撒旦大脚 - 我的心情日记
 
八一镇至派镇、直白村——直白归来不看猪(2月3日) - 撒旦大脚 - 我的心情日记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5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